当前位置:主页 > 服务中心 >

中国好声音告诉我们一个道理 眼睛有时比耳朵要不可靠

2017-09-10 14:59

 
  看导师们华丽转身后惊甚而愕的神态,足以证明眼睛与耳朵的分歧。最后结局眼睛战胜了耳朵收复了失地,那些在眼睛不在场情况下侥幸过关的盲人矮子貌丑等悦耳不养眼者,无一例外遭到清仓。
  
  以上这段话与以下这些字没半毛钱关联。我拿个遥控,先按浙江台“好声音”,看刘欢那英们流泪,想到几句废话;后换个台,看到一位美或法国的克林顿或保罗化了一万或不止美元或法朗绝不是人民币,弄了个时速七十公里的喷气式移动厕所。情况很容易地看明白了,只是不明白如何才能走进寻常百姓家:有谁会带个茅房出门旅游或办事?除非吃了致泄物需要入院急诊,救护车又不具备wc功能的。
  
  最早的人类,一定是随地大小便的,现在的非洲某些不发达地区,还保留着这一习俗。中国是文明古国,应该是最早在特定场所解开裤带的人群之一,因为我们很早就有了厕所文化。《说文字释》释“厕”:“言人杂在上,非一也……言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也。”刘熙进一步解说:“或曰溷,言涸浊也,或曰圊,至秽之处。宜常修治使洁清,或曰轩前有伏,似殿轩也。”厕所还叫作茅司、灌处、要处、用处、往来处、便处、便所、楲窬、行清、医路等;佛教按方位建造的厕所,东向叫东司,西向叫西净,南向叫登司,北向叫雪隐。没有方位的,叫起止处。上洗手间的叫法也有不少,如净手、出恭、如厕、便旋、更衣、水火、登东等。此外,还有妙趣横生的如厕楹联诗文,如:“进去三步紧,出来一身轻。”——这句算是平常;“有小便宜,得大解脱。”横披:“鞠躬尽瘁”——这句细想去,妙极!“饶汝绝世英雄,来时定当哈腰屈膝;任你贞洁烈妇,至此也要解带宽裙。”横批:“是非之地”——这句诙谐有趣。他们甚至把厕所标识也叫得形象且富诗情画意:男的叫“观瀑楼”,女的叫“听雨轩”。而如今南方一些地区,充其量叫叫“兄弟”“姐妹”而已。
  
  古人还煞有介事选出一位厕神,这位叫何媚的莱阳女子,被李景纳为小房,遭大房嫉妒,某年正月十五那天,被杀死在厕所。后来天帝悯之,把她任命为厕神,又名紫姑神。每年农历正月十五,民间多以箕帚、草木或筷子,着衣簪花,请厕神降附。
  
  如今有人在人尿中提取尿激酶,用于血栓栓塞性疾病榕栓治疗。而杏林前辈早在一千多年前的五代十国就发现了良药“人中白”,用于治疗咽喉肿痛、牙疳口疮、咯血衄血等症。而所谓“人中白”也称“白秋霜”者,不过是人的尿液结垢而已。厕所文化到这里,我对其药效不感兴趣,我惊叹的是前辈们如何将这臭烘烘的玩意通过人嘴完成临床实验的。
  
  厕所里淹死人不足为奇,奇的是竟然淹死过一位国君。这事记在《左传》里:晋景公有病,请神巫桑田巫占卜,桑田巫说你恐怕吃不到今年的新麦了。后来新麦收割了,晋景公还活着,膳房给老头煮了碗粥,吃之前想起桑田巫的预言,命人把他抓来,说你看我不是吃到新麦了吗?你怎么就没算出你自个吃不上新麦呢?命左右把他推出砍了。正欲端碗开喝,腹内一阵涨痛,便去茅司,又一阵头昏眼花,站立不稳,一头载下茅厕,老命呜呼。《左传》记他之死只短短八字:“将食张如厕陷而卒”。
  
  在文中稍稍描述一下如厕的场景不足为奇,如《醒世恒言·李汧公穷邸遇侠客》:“众牢子到次早放众囚水火。”《古今小说·陈御史巧勘金钗钿》:“原来那汉子是他方客人,因登东,解脱了裹肚,失了银子,找寻不见。”浙江山阴人王思任却洋洋洒洒写了篇《坑厕赋》:“……性喜旷放,不乐楲窬。学禁未成,与洁则宜。嚬武林粪牏之函,至蠕动犹奉客。愁京邸街巷作溷,每昧爽而揽衣。……重曰:大畜小畜,解之时义大矣;一解两解,有所不用其极。”将京城无厕之苦,市民如厕不便的窘况写得淋漓尽致。
  
  人类在社会历史发展过程中所创造的物质和精神财富,叫做文化。它包罗万象,连厕所这等污秽之处,也蕴含了千年文化。西郊书念得少,文字写得肤浅粗劣。盼哪位有心志士潜心钻研一番,从盘古老先生开天辟地说起,三皇五帝,秦汉隋唐,宋元明清,民国中华,一路下来,将厕所历史沿革说得仔仔细细娓娓动听。晋景公上厕所为何没人跟着?是否死于敌对势力的谋杀?或者吃过大肠杆菌严重超标的不洁食物?汉文如厕时,慎夫人鼓的是什么曲名的瑟?石崇豪华厕所化了多少布匹?造价几何?其长宽深的具体尺寸是多少?王敦如厕时将塞鼻孔的枣吃进肚里,是哪里产的?曹阿瞒儿子曹植为什么不进露天茅厕?是怕他哥从厕所顶投块石头把他砸死?这些问题弄明白了,再去考证“马上、枕上、厕上”的“三上”老人欧阳修老先生,“马上”写出哪些“花光浓烂柳轻明,酌酒花前送我行”之类锦绣诗文?“枕上”想到的是哪些“弄笔偎人久,描花试手初,等闲妨了绣功夫,笑问鸳鸯两字怎生书. ”之类温馨词句?而他那首被人称为艳诗的“江南柳,叶小未成阴。人为丝轻那忍折,莺怜枝嫩不胜吟。留取待春深。十四五,闲抱琵琶寻。堂上簸钱堂下走,恁时相见已留心。何况到如今。”是否成就于“厕上”?
  
  待一切考证完,你便堪称大师。可以面无惧色站在学堂讲坛上侃侃而谈“厕所文化”,侃谈三日而不着一“臭”。唐侯思止吃葱油饼时叫人少放点葱,被人称为“缩葱侍郎”;晋阮咸酒喝得一年中只有三日清醒,人谓“三日仆射”;汉张安世掉了三小箱书,戏呼“张三箧”;宋谢逸写过几首蝴蝶诗,世称“谢蝴蝶”。以此类推,你可称作“张东司”。当然你如尊姓孔,最好带了台甫,称“孔厕所”;如果觉得厕所二字有辱斯文,中华文化这么灿烂,找一个美妙又琅琅上口的,叫“孔水火”,不过最好叫“孔登东”,一则这是如厕别称,与厕所同一套路;二则别人还以为你是北大教授孔庆东的兄弟,如果你碰巧面瘫嘴歪,那就更像。
  
  其实,厕所登东,不过是先入为主的叫法问题,如果一开始把厕所叫作登东,孔先生一定更乐意别人称他“孔厕所”,因为这看上去更像是一个科学单位,虽然孔先生失去与孔教授做兄弟的机会,但这一个“所”,谁知它多大?一旦是教育部下属的,就意味着与孔教授他们的周校长同一级别。
  

上一篇:那些澳门娱乐平台事例是多少可以起到些好的作用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