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人家的意愿经事少城府不深的田美开始是想

2017-08-15 09:21

有能力和豹子老婆对阵的桃花紧接着就不在山里的家了,田美祖母虎子娘说哪一头都不行,只有和榆木头幺儿子缩头躲在窑里不敢出来,找
 
不到口水战对手的豹子老婆骂得一个咳嗽都会全村聆听的小村子人人都听不到新词了,就有一些能耍得着的村户兄弟们逗笑她说:“老嫂子
 
,你要骂也实在得搜寻些新鲜词来骂呀?老是拿着田葫芦田虎子他娘他大裤裆里面的那个东西说事,让别人以后再要是骂你家的豹子的时候
 
说啥呀?你张口骂虎子娘虎子大的时候,也不想想你家掌柜的豹子是不是也从你骂得烂成稀汤汤了的那两个东西里钻出来的?”豹子老婆一
 
细想也不好意思再在田虎子家的崖背上喊叫了,就回去又指着丈夫田豹子骂了几天,不准田豹子再去兄弟虎子家看望老娘了。人家的意愿经事少城府不深的田美开始是想人家的意愿经事少城府不深的田美开始是想
田虎子在红柳镇“壮烈牺牲”了,县里为了处理后事,派车将“直系亲属”虎子娘和哥哥豹子一家接到县上住宾馆吃饭店过了几天好日子。
 
虎子的亲哥豹子毕竟是兄弟情深,难过得陪老母大哭了好几场,特别是被破例允许见到了兄弟棺材里放的东西之后,一连几天肚子翻江倒海
 
恶心难受,一口饭菜也吃不下去。
田豹子见多识广的儿媳妇玉簪一点感觉不到对二叔田虎子的死有什么难过的意思,借机抱了他给田家生的老疙瘩宝贝儿子,拉了她在前塬带
 
着上小学的拖油瓶儿子,一起来县里住着享受烈士家属待遇的好招待,只顾游街道逛商店。她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二叔田虎子按照烈士待
 
遇,会有几万元的优抚款,马上有了自己的如意算盘,立即跑来找和她差不多精明的婆婆合计:“妈呀,你看我孩子他二爷就为了他家的葫
 
芦娃那么惨情的没命了,可把一个老得等死的老太婆不丢给我娃他爷能丢给谁?靠我二娘和葫芦娃靠得住吗?我二娘外姓旁人,我打听了,
人家的意愿经事少城府不深的田美开始是想
人家都说不是血缘关系,没有赡养义务。葫芦娃是孙子隔着辈分哩,就算孙子有赡养义务,也有你儿子背着个大字在前头挡着哩。无论怎么
 
说,老人都是我们家的负担呀。”
田豹子老婆没有听懂儿媳妇玉簪的意思,就说:“那照你这么说,老太婆就只有我们一家管了?”
玉簪说:“按法律说就要靠我们给她养老送终了。”
田豹子老婆说:“他二大虎子还在世的时候,我们就把他娘交给他了,这事你你老舅爷和你几个表叔都知道哩。再说,你婆(奶)至今还在
 
她桃花家里住着哩。”
玉簪说:“我婆现在是还在葫芦娃家里住着,可你就不想一下,我二娘已经好久住在县里挣公家的钱了,啥时候回过家?莓子娃是国家干部
 
,也是离门之人,更不回山里去了。就只那个碎葫芦娃,不说还单身没有媳妇,就是结了婚,人家莓子娃给在红柳镇盖了单门独院的楼房了
 
,傻子才回山里去住!”
田豹子老婆说:“也是啊,我给你二娘说,问她看把你婆咋安顿。”
玉簪做神秘状对婆婆说:“娘,你不知道,公家要给我二娘家好几万元的照顾款哩。”
田豹子老婆说:“就是给钱,也给不到咱家呀。”
玉簪说:“有人给我说了,那钱是给不到咱们,可能给着我婆哩,我婆是我二大的亲娘哩,不但这一笔钱我婆有份,就是以后还要按月给烈
 
属优抚款哩。一个月给几百块钱哩。”
老婆也被儿媳妇给撺掇得心思大动,立即找来给田葫芦帮着操办田虎子后事的亲儿子来一起合计,这个田家的大孙子脑子比他大他妈灵便得
 
多了,马上就拿主意说:“优抚款这事,虽然说是国家有具体规定,可就看家属是怎么争取了,我婆年事这么老了,她应该得的那一部分钱
 
,不用说也是她人跟谁,钱就会给谁。我们先不说钱,先高姿态把老人家的养老接过来,既能在人面前落个好,也能拿了那些钱。”
玉簪指了丈夫一指头说:“我说你是个榆木脑瓜子你还不服气,优抚款就几万块,按规定你二娘要拿走大头子,给你婆能剩几个?咱不先和
 
你二娘你莓子妹说和说和去,他们拿走了钱,老太婆还得咱们养活。”
田家的大孙子也觉得媳妇玉簪说得有道理,就说:“那我们咋去给我二娘和妹子说呀?就说你把钱都给我,我才管婆吗?”
玉簪说:“那不是明着拿婆要挟吗?搞得不好了,人家把婆带走了,咱们一分钱也拿不到,还惹得亲戚家门人都骂我们不好。我们就只要咱
 
婆去咱家由咱们养活,要二大埋回到山里马泉村老祖坟里去,人都会夸咱们有心孝顺哩。”又对婆婆说:“到二大的灵柩回到村里,不等下
 
葬,就以咱婆的名义给莓子娃提优抚款,她莓子娃公家人顾面子,能还和咱们争多论少吗?”
几个人合计好了,才一块儿去积极地撺掇田豹子说服虎子豹子年老昏聩的老娘要把虎子安葬到老家马泉村去。教任是谁说,老太婆就坚持一
 
句话:“不让我儿子进祖坟,现在就把我也拾掇了,和儿子埋到一搭去!”还要死要活在桌沿碰白发苍苍的老脑袋。没办法,人们就随了老
 
,自己和弟弟葫芦在山外都有了住的地方,母亲也在县城有事情干,父亲安葬在县里的烈士陵园也好方便
 
他们四时八节去祭祀,但经不住祖母的一根筋混闹,特别是祖母的“你妈以后死了,也能埋到那里去吗?她一个人进祖坟埋得安静吗?”一
 
句话打动了母亲桃花,她也转而支持要将丈夫埋到祖坟里去。

上一篇:感恩父母的付出和操劳感谢美好的今天 |下一篇:在梦境的天堂里我拥有着一片无雨的晴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