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关于我们 >

凡事都有个度对承诺也要学会变学会适时拐弯

2017-08-25 07:47

也说一诺千金
  
  一诺千金是个成语,释义是:许下的一个诺言有千金的价值。比喻说话算数,极有信用。在我们传统的教育里,应该人人
 
都努力做到一诺千金,但是否真的需要不分场合、不分对象、不分具体情况,时时处处都要一诺千金呢?我觉得未必。
  
  在网上看到一则跟庄子有关的小故事,说的是庄子有一次遇见一个妇人在一座新坟前挥着扇子使劲儿扇动,庄子问其缘由
 
,妇人说坟里是她新亡不久的丈夫,丈夫生前有言,准妻子等他坟土干了可以嫁人,妇人为尽早再嫁,所以才有此举动。庄子
 
心生感慨,回家跟妻子田氏讲起,田氏愤愤不已,大骂那妇人不仁不义、不忠不贞。庄子为了试探妻子决定装死。他躺进棺材
 
后,分身变成了另一个玉树临风的美男子——王孙,并前往自己的“丧礼”上勾引田氏,田氏在王孙的百般殷勤诱惑下动了情
 
。两人洞房花烛时,王孙突然头疼不已,他告诉田氏,他的头疼只有吃人脑才可以医好。田氏想起还未下葬的庄周,便拿起斧
 
头劈开了棺材,欲取庄周的脑给王孙医病。棺材劈开的瞬间,庄周“死而复生”,田氏羞愧得无地自容,自缢身亡,而庄周也
 
自此彻悟,升天成仙去了。
  
  我们暂不说庄子的做法是否小人,也别埋怨田氏的不忠不贞,就说你庄子人都死了,还不准老婆找个好人家啊?古代的社
 
会男尊女卑,女人要在丈夫死后守寡直到入土,只有这样才配得起忠贞二字。于是就有了所谓的三从四德,以及什么“好女不
 
嫁二夫,忠臣不事二主”;于是就有了一个个贞节烈女的故事代代相传,成为封建社会愚忠教育的典范。真正成了家、生了子
 
嗣的后半生还能有个寄托,最惨的是有的女子还没嫁进夫家,或嫁进了也没有实际夫妻关系,却要年纪轻轻为一个一文不值的
 
名声浪费大好年华,受尽孤单寂寞,直到郁郁而终。这是对人性怎样的一种摧残啊,她们要挨的不是一时半会,不是一天两天
 
,那可是漫长的一生啊。况且古代社会的女人多没有自立能力,如果赖以生存的丈夫不幸辞世,又不许她们改嫁,妻子将何以
 
为继,难道要她们上街行乞吗?
  
  一直以为,只有小人才会做出一些小鼻子小眼睛的事情,但没想到原来伟人也不过如此。我们可千万不要像庄子那样去做
 
什么试探啊,本来好好相处的两人,何必多此一举的去试探对方?难道只是为了得到所谓的承诺或者为了验证对方是不是一诺
 
千金吗?试探出来的结果,若如自己所愿,你就真能开心吗?白白浪费了时间和精力不说,搞不好还换来对方的满腔怨恨;若
 
不如自己所愿,那就会亲手摧毁一段美好的感情,而且最夭寿的是,妻子的外遇还是自己搞出来的,事后想想,憋闷都得憋闷
 
死。说到底,试探的初衷是心胸狭窄、猜忌多疑,试探的结果是两败俱伤,真是损人而不利己啊。
  
  随着社会的进步,讲究人人平等了,不论男人、女人,都不是谁的附属,都有把握自己幸福的权利,再不必为了遵循一个
 
承诺而去扇丈夫坟上的新土,也不必为了无谓的试探而羞愧得自缢身亡。当然,这么说不是不讲感情,不守诺言,而是要不拘
 
形式、灵活掌握。日常生活中,我们还是要提倡做言而有信的人,讲信用、守承诺是事业成功的前提,也是处世为人的原则。
 
但是,一条道走到黑的人只能是撞了南墙不回头,到头来碰得个头破血流
 
  
  比如我们对小人,就不用为了一句诺言信守到底,如果我们分不清好坏人,就往往会被小人利用,他们达到了自己不可告
 
人的目的,可能就会危及好人,甚至整个社会都要遭殃,那我们的信守就不是一种美德,而是在助纣为虐了;比如对那些恶人
 
,如果在某种不得已的情况下我们承诺了什么,也不一定非要说到做到,当时的那种承诺也许仅仅是一种自我保护的手段和策
 
略而已;还有就是对已经不存在的人或事,也不用苦不堪言地死守曾经的承诺。任何的承诺和誓言都有其特定的环境和对象,
 
在那一时、那一刻,对那一人、那一事,你应该信誓旦旦、言出必行,但如果环境完全改变,或者那人那事已不复存在,你还
 
对谁去实现承诺呢?就像上面说的妇人,丈夫已死,她承诺的对象就没了,诺言失去了它依附的载体,自然也就可以作废了。
 
逝者如斯,活着的人还要活下去,如果那个丈夫爱他的妻子,如果那个丈夫明事理,他应该为妻子有了好的归宿而欣慰,生者
 
能够好好活着,不就是对死去的人的最大告慰吗?

上一篇:没有血腥没有刀光剑影的世界里享受着时光浅笑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