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联系我们 >

二十多个寒来暑往差不多把过去的印记涂抹干净

2017-08-26 13:27

 大爷的故地重游
  
  锦羊送吉祥,新春伴好运。在此给大家拜年了祝合家团圆,幸福绵长!
  
  这个冬天,经过不懈的说服“教育”,年已八十高龄的大爷大娘来京唐港的哥哥家过冬。第一次我们去看望时,大爷就说想来秦皇岛看看他曾经干过的工程。一生刚强的大爷,难得向儿女提出什么要求,这么一个小小的愿望当然要满足他老人家了。
  
  选一个天气不错的周末,哥哥开车带大爷大娘来到秦皇岛,我们远接近迎地把大爷大娘搀扶上楼。赶过年大爷就83岁了,五脏倒没什么毛病,就是腿不好,可能是年轻时劳累落下的病根儿,不仅仅是疼,而是使不上力。一手拄着拐杖的大爷,双脚落地后第一时间抓紧我的手,看得出双腿真是不听使唤。我和哥一边一个小心地搀着大爷,用了好一会儿才上了二楼,大爷一脸歉疚的样子,说真是不能出门了,太给人添麻烦了。我鼻子突然一酸,眼眶就出汗了,我的好大爷啊,这就觉得是给别人添麻烦了,您辛辛苦苦拉扯我们长大,我们又给您添了多少麻烦啊。再说谁没有老的时候,人老了就是轮到儿女孝敬、伺候,只要您这么一直陪着我们,我们就是再“麻烦”也愿意啊!
  
  在老爸认为菜味儿最好的饭店吃过午饭,我们先去了位于秦山路原晴纶厂对过的大龙建筑公司。时间要追溯到20多年前,父亲为村里的建筑队联系了大龙公司新址建设工程。大龙是个小公司,在秦山路上征了一块儿地,建一栋三层的办公楼及附属设施。工程不大,时任村支书的大爷带着村里的建筑队前来施工。当时那一片还很空旷,他们就住在临时搭建的工棚里,条件相当艰苦。加上后来接的其他工程,大爷他们在秦皇岛待了大约一年多时间。因为是村里的建筑队,来的几十号人不是乡邻就是亲戚,我那时刚刚搬入燕山小区的楼房居住,曾利用周休时间请他们去家里吃过饭。那时一个月工资只有百十块钱,饭店少不说,多数人请不起在饭店吃饭,好像也没有下饭店的概念。我们举全家之力,采买洗切、煎炒烹炸,几乎把家里的锅碗瓢盆全部派上了用场。房子小,一次只能摆一桌,几十个人轮着上桌,就像流水席,你方吃罢我登场,场面很是热闹。
  
  如今的大龙公司早已不复存在,但那座三层小楼还在,那个大院还在,甚至楼房外墙贴的瓷砖好像也没换。不知是卖了还是出租,现在那儿是一家叫做博硕的汽车维护厂,临街的门脸房也开着一些经营配件的商店。搀着大爷在楼前留影,毕竟是他曾经战斗过的地方,虽然过去了二十多年,一切已不是当年模样,但旧地重游还是必须立此存照留个纪念的。看完第一站,我们沿秦山路向东,经机场路走龙海大道,去往本次重游的第二个目的地——秦皇求仙入海处。秦皇求仙入海处是一个依托秦始皇在此拜海,先后派两批方士入海求仙,寻求长生不老之药的传说而建的海边公园,因内部重建,现已闭园,找了旅游局的人当场给门卫打电话才得以进去。凭着记忆找到当年施工的大致方位,大爷他们曾安装的激流勇进、疯狂老鼠、荷花杯等游乐项目早已被拆除,后上的过山车、碰碰车等在冬日的寒风中也显得几分斑驳。,但面对似曾相识的那些,大爷和老爸聊起当年,还是很有些兴致勃勃。
  
  大爷上车等着,我们搀着大娘沿求仙路拾阶而下,一直走到大海边,在巨型的秦始皇拜海塑像前合影留念。正是数九寒天,风很大,天很冷,但难得大娘有兴致,我们也都很高兴地陪着。大娘毕竟是80岁的人了,又有心脏病,往下走时还可以,回返时费力,就显得有些体力不支,含了几粒速效救心丸才有所缓解。想大爷大娘都已80高龄,以后只怕很难再来这里,我们尽量满足老人的所有心愿,也是为了他们有生之年不留遗憾。亲爱的大爷大娘,你们一定要开开心心、健健康康的,我们说好的,二老还要参加东东的婚礼呢。不许食言哟,来,我们拉钩:拉钩上吊,一百年不许变……
  
 

上一篇:我会把它挂在我的房间时刻感觉它的美丽我的骄傲 |下一篇:相处师生之间完全可以产生情同母子的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