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人力资源 >

一篇日志盛赞它的美丽芬芳和坚韧顽强的秉性

2017-08-22 10:37

   盘点就近还有哪些风景没去过,自然想到闸木水,因为电视天天有广告。但是我们不知道在哪个地方,按照电视上提
 
供的热线电话打了过去,当接线员热情洋溢地给我介绍路线时,我不仅哑然失笑,我没等她说完,就匆匆挂了电话,说我知道
 
了。因为我太熟知那个地方了——那可是我婆家哎!
说来惭愧,虽然结婚二十多年,婆家周围的山山水水我并不熟悉,我只知道有一条人尽皆知的米水河,米水河因为河水颜色像
 
淘米水,并且冬暖夏凉而闻名,米水河历史悠久,是当地的母亲河。它的这个习性使周围的小河都相形见绌,所以不知道她还
 
有条支流——闸木水。虽是婆家,由于公婆不在了,回家次数并不多,回去也像客,一般都是春节,没有机会游山玩水,所以
 
眼皮子底下的风景反而成了盲点,素未谋面,真的太遗憾了!
看天气预报刚好是晴天。近段时间淫雨绵绵,下得人都要长霉了。轻车熟路,不需要问人,自然就找到了位置,毕竟在那条路
 
上走了多次,只要稍微提示就容易找到。其实那条岔路口我路过多次,只是从没踏进半步。没想到看似普普通通的路口,里面
 
还有不一样的风景,闸木水——我们来迟了!
和米水河完全不同,它是一条清澈见底的河,河水清幽,波光滟潋,两岸青山对峙,倒映在水中,相映成趣。它和茶园河不同
 
的是没有茶园河那么多石头。茶园河的石头不知怎么那么多,就像是各地石头跑来的大聚会,大大小小的石头铺天盖地、堆积
 
如山,有的硕大无朋,有的小巧玲珑,有的棱角分明,有的圆润光滑,真的是千姿百态,不一而足,但闸木水石头就少得多,
 
它们铺在水中,隐隐约约,有的露出水面,有的掩在水里。我们蹑手蹑脚寻找合适的石头过河,生怕脚滑掉进水里。年轻人索
 
性脱掉鞋子踩水,他们拿薄石头打水漂,技艺高超,石头可以在水面上跳跃七八下才会消失。他们还互相击打对方面前的水,
 
击起欢快的浪花,就像泼水节一样,虽然衣服被湿透。孩子们更是如鱼得水,对大人的话充耳不闻,什么别打湿衣服、鞋子,
 
什么怕感冒等,都没进到他们耳朵,他们在水里玩得不亦乐乎,后来鞋子果然湿了只好脱下来,衣服也湿了就把袖子卷起,怎
 
么管得了那么多?只好听之任之。
在河的对岸有一大蓬野刺花,粉艳艳的铺盖在岸边的岩石上,美丽而又寂寞,这是第二批野刺花,清明前后的野刺花是白色的
 
,生命力更旺盛,到处都是,目前已经结果,几天以后就可以吃到刺泡了——那是我们儿时的山珍美味,现在照样很好吃……
 
水很深,无法趟过对岸,小黎被爱情趋使着冒险过去,水齐腰深,但也只采了小小的两朵,因为野刺花浑身是刺,并且它的根
 
茎很结实,就是没刺也轻易无法掐断,因为我非常爱野刺花,所以熟悉它的习性,因为它热烈、浪漫、纯朴而芳香,更重要的
 
是我们童年无法或缺的美食,我曾为野刺花写过!。
这是我们第一次来闸木水,所以我也不知道我们玩的是上游还是下游。也许是其中小小的一段。我们只是无意中随便找的个地
 
方。但我肯定相信各个河段的景色会各不相同。因为就在我们玩的不远的另一河段,风景迥然不同。如果说前面的风景秀丽、
 
恬静、温情、煦和,那后面那段就是惊涛骇浪、险象环生,那是一种很少见也很难解释的自然景观。在一处河道相对狭窄的地
 
方,一整方大石头横卧在水中,好象一只拦路虎要挡住河水的去路,

上一篇:胜利的曙光驶向一片宽阔的风平浪静的水域 |下一篇:没有了